關於部落格
  • 2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難忘抓魚

那年,我八歲,弟弟六歲。當我們發現小溪有許多小魚時,我們興奮得前仰後合:爺爺臥病在床,不就喜歡喝魚湯嗎?假如我們能弄回魚來,倒也不枉了爺爺的疼愛。 我們說幹就幹,堵好有魚的溝段後,便用臉盆往外趕水,直到魚兒們無處可逃。儘管如此,不待我們離開,又有魚急匆匆地浮出了水面。 咋辦好?有的魚總是藏在泥裡或石縫。問同伴,他說,用雷管炸,魚兒全完。那天,他給了我五顆雷管。由於風太大,一直沒劃著火柴,我們只好暫時作罷。 一到家,我就跟母親吹噓,往後爺爺喝湯不愁了。母親先是一愣,接著就笑了,“好,有多少,拿來我給你看看。” 我將母親的話當了真,歡天喜地地將雷管全部交到了她的手裡。當母親終於確定我沒有雷管後,她帶我去了附近,直接將雷管扔進了冬水田。我,氣得暴跳了起來,眼淚“噗噗”直流。母親緊攥著我的手,也哭了,“娃子,你給爺爺弄魚沒錯,但你知道嗎,拿在你手上的雷管,那是隨時可以要你命的啊!” 看到母親淚流滿面的樣子,我想,雷管對於我可能真的不是什麼好東西。 雷管,我們不敢再用了,但抓魚的興致我們依然是有增無減。尤其是父親耕水田時,總能抓回一大盆魚來,這讓我們兄弟倆大為狂喜,我們想去弄,父親卻堅決不讓我們下田,說是水太深,泥太爛,我們一下田就會落入淤泥中。可又想,那麼多的魚,是不是永遠抓不完呢?我們問父親,父親忍不住哈哈大笑:傻兒子,這些魚啊,都是水庫放水、河裡漲水,進了田里沒跑掉的,你以為是天生的?哦,原來如此。於是,我們就特別希望天降大雨,看到山裡的水一傾而瀉、河裡的水不停上漲,直到淹沒了那條長溪時,我們就會像過節一樣地興奮,特別地開心。至於父輩的聲聲歎息,我卻因為他們大人家又犯了什麼彆扭,從不去過問。我關心的,只有小溪,以及雨過之後的小溪,魚兒是否多了些。 朦朧中,我以為,只要小溪有魚、魚多,我們抓了回去,爺爺的病就會好起來。 有一次,眼看就能抓魚,卻突然降了陣雨,天氣也變涼了許多。母親,在一個勁地喊我們回家。我們答應了馬上回家,要回,卻又有些不甘心爺爺喝不上魚湯。 顧不得太多,我們再次光了腳丫,瘋了般地直接伸手去那些大大小小的石縫。抓了幾條鯽魚後,當我將手伸向另一個石縫時,感覺特涼,滑滑的,像是魚鰍或黃鱔,可我分明感覺到它身粗頭大,不禁一驚,抓著水蛇了?想鬆手,卻又害怕它在我鬆手之後躥出來正好咬著,既如此,也只有豁出去了。一隻手捏著它沒能抓出來,我就將另一隻手也死死地卡了過去。終於拽了出來,像蛇頭,卻長著魚尾,原來是條蛇魚,大概有一斤左右。我長長地舒了口氣。 雨,越下越大,風也更加狂勁。母親,一邊嘶啞地呼喊,一邊打了傘朝我們來。我們的衣服早已濕透,加之破天荒抓到這似魚非魚的東西,太激動,跑得過快,盆子晃得厲害,費了大勁抓來的蛇魚竟然蹦進了水田。顧不上大雨,也顧不得母親的呼喊,我和弟弟趕緊跳進了田里。我倆追啊追,眼看抓到了手裡,卻又哧溜一下從手中滑了出去。有一次,蛇魚竟然差點滑回了剛才的溪溝裡。 在雨中、在水田里,我們整整追逐了近一小時,直到母親拿了背兜作網,我們才終於將它再次抓獲。 第一次抓到這蛇魚,我們兄弟倆簡直欣喜若狂。而母親做魚時,那斯斯文文,一絲不苟,不溫不火的樣子,簡直就像是在刻意打造世界上最精美的一幅風景畫。 當母親將熬好的魚湯遞給爺爺時,爺爺說什麼也不肯喝,把我們兄弟倆叫去床前,非要讓我們喝,說這蛇魚特別養身體。 那怎麼行呢,有啥好吃的爺爺總是留給我們,既然蛇魚湯特別有營養,就更得讓爺爺喝了這湯。 爺爺對我們兄弟倆最大的期望,莫過於好好讀書,日後出人投地。因此,我們商量後,就對爺爺說,“爺爺,你要不喝了這湯,往後我們就不讀書了。反正你的身體不好,我們讀書也沒勁。” 聽了這話,爺爺只好接了魚湯。那瞬間,我看到兩行渾濁的熱淚從爺爺的臉頰滑落了下來。 “好,好,爺爺喝了這湯!”爺爺,一邊說,一邊回過頭來,笑瞇瞇地摸了摸我們兄弟倆的腦袋,“來吧,乖孫兒,你們先嘗嘗!” 我們兄弟倆相視一笑,呼啦一下子從爺爺的房裡跑了出去。其實,就在爺爺要將那香噴噴的蛇魚湯遞給我們時,我們的唾液早已是翻江倒海了。但我們兄弟倆出人意料的沒有嘴饞,可以說遠遠超乎了我們當時年齡所有的慾望。一想起“這魚特別養身體”,我們就喜滋滋地樂。 以後,我們常去抓魚給爺爺熬湯喝。我們希望,抓魚的樂趣能一直陪伴我們成長,也更希望,魚湯能一直營養著爺爺的漸老光陰。 蒼天恩慈著我們,一年,一年,又一年。我們越長越大,抓魚的本領也越來越高明,但爺爺,還是安詳地睡進西天的殘陽裡去了。 那鮮香的魚湯,從此,營養著我的少年記憶,也潤澤著爺爺在天堂裡注視我和弟弟的溫情目光……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